我不想背叛我的丈夫饭冈加奈子

我不想背叛我的丈夫饭冈加奈子

悬之必满百日者,欲其饱经霜露,借金水之气,以补金水之脏也。族家姑,年五旬有六,初觉饮食有碍,后浸增重,惟进薄粥,其脉弦细无力。

其脉弦硬而长,右部尤甚,此冲气上冲,并迫胃气上逆也。病家言∶从前腹疼不若是之剧,所下者亦不若是之多,似疑药不对证。

若但服补药,壅滞其传送下行之机,胃气或易于上逆,故又宜以降胃之药佐之,方中之赭石、陈皮、牛蒡是也。医者于治痢药中,重用黄连一两清之,热如故,而痢亦不愈。

故单服鸭蛋子,而溏泻已减半。小便不利,周身皆肿,其脉甚沉细,自言素有疝气,下焦常觉寒凉。

 后延毛××诊视,投以此汤,数剂病愈强半。其母章氏,年正八秩,体丰善饭。

 总之,人之资禀不齐,病之变态多端,尤在临证时,精心与之消息耳。初则饮食加多,继则饮食渐减,后则一日不服,即不能进饮食。

Leave a Reply